橘_淮南

我,淮南,卡米尔老婆。(ntm

是个卡米尔厨!主雷卡
微杂食

特长是能一秒钟画出一个火柴人(。)

雷卡 || 杂音 {序言}

非常害怕太太又删掉文,所以转一下(。)太太的文真的超级好看的啊!(இωஇ )

Dr.Viking:

来自北欧的废话:假如有人眼熟《杂音》,或者我的id的话,这部分你可以略去不看,因为我只进行了微修,并没有太多改动。修改完已发布过的几章后(其实并没有几章),更新速度会非常慢,已经跳坑的我纯粹是因为发现“原来有人喜欢这个故事啊”才蹦跶回来填坑的。…可以说是非常不要脸了。




开放转载授权!!!喜欢的小天使请不要大意的转载!!!因为我不一定什么时候抽疯又会销号删文!!!!!所以你们的北欧可以说是非常有病病的了。






『序言』


 


事实上,我是这本书的主人公之一。也就是说,作者所写的故事,就发生在我们之间。当你看到书脊没有标明作者,但封面的画风非常熟悉时,你大概就会明白作者究竟是何许人也了。


 


这是我第一次作序,或许也会是最后一次。比起书写这样的东西,我更适合在谱子上画出各种音符,但是,因为这本书和这本书的作者对我来说实在太过重要,所以我决定随便写点什么,放在这里。


 


如果你好奇我是谁的话,翻到序的最后一页,那里有我的签名。我敢打赌,你到街上随便找十个人,七个能答出这签名出自谁的笔下。


 


是的,这本书算是心路历程。


 


两个男人的爱情。


两个有着50%相同血液的男人的爱情。


 


如果你可以接受,你大可以往后翻;不可以接受的话,随便你。我不要求所有人都知道我的故事,也不对这抱以希望。我们只是想通过自己的影响力告诉更多的人,爱不分性别,而且只要你想补救,怎样都来得及。


 


这本书的作者写下这些文字时,我们还没有在一起,算是他那时的日记?我不清楚,他没有标明日期。当我第一次翻阅他记录这些的本子时——他坐在我怀里,我低下头就可以吻到他的耳尖,而他对我说:大哥,我想让更多人知道,但是这会不会影响你的前途?


 


我觉得不会。


如果你们欣赏的只是我的歌,那么即使我是个爱上弟弟的同性恋,我的曲子也不会因此变得难听;如果你们欣赏的是我本人,那就更不用说了,你们会乐意看到我和他白头偕老的;如果你恐同——我建议你将这本书远远的抛开,并且发誓再也不要听我和我的乐队唱过的所有歌,因为我的乐队里面都是gay。


 


替他们出了个柜,他们应该会为此感到高兴。


 


应该先让你们知道我弟弟的背景和曾患过的疾病,不过在这里写下也不迟,总会有人看完这本书的。


 


他是私生子,是我父亲——血缘关系上的父亲——和一个女人的儿子。噢,我现在已经没有父亲了,很早之前我就和他断绝了父子关系,至于我那因为出身而受尽磨难的弟弟,他不配被他称作“父亲”。


 


那个女人或许是将我弟弟当做了获得宠爱的筹码,但是,她太天真了。在和那个男人滚到一起之前,她就该知道这混蛋究竟有多薄情。或许她应该和她儿子学一学,学会对没有希望的事情淡然处之。我不知道他们做时有没有戴套,总之我弟弟的出生只是个意外,当一个陌生的年轻女人出现在我家时,并没有引起什么骚动。当她面容憔悴的站在门口,领着那个孩子时,除了正在拖地的保姆对她说不要踩脏地板以外,没有人为她分去半分余光。


 


那个男人早已经有了新欢,所以这个女人悲惨的失败了,但是她根本养不起一个孩子,她自己都是靠男人养着的——她的身体就像是只可以容纳他人尽情狂欢的游乐场,至于门票的价格是多少,我并不清楚。


 


对于当时的我来说,我只是多了一个比我小三岁的玩伴,这个玩伴浑身散发着孤独的气息,沉默寡言又处处小心,就像是初入贾府的林黛玉一样谨言慎行。他是我们家的第四个孩子,大哥二哥年纪比起我们大了很多,而且从始至终明确的站在他那边的,也只有我一个而已。


 


所以他叫我“大哥”。


 


他的身份差不多就是这样,我指的是百度百科里没有的、那些不为人知的部分。私生子毕竟不是什么好听的名号,但是,这确实是真实的他。卸去了“天才画家”的外壳之后,他只不过是一个受尽磨难的孩子。如果他能决定自己的命运的话,或许他会选择不要来到这个世上。


 


但那也只是猜想而已,我不知道他对于这件事的真实想法,或者说,以他的性格,他不会在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上付出时间去思考。他从很小时就明白,接受一些并不喜欢的、甚至可以说是厌恶的——摆脱不掉的东西——其实没那么难。


 


你们知道吗?他曾经沉默寡言的原因。


 


听觉性失语症,是那场车祸留给他的最大痛苦。我在网上见过一些文章,说有种叫语癌的病,是什么说一句少一句,说到最后就死的那种神奇又浪漫的病症?网上这样的梗似乎有不少,像是花吐症飞鸟症什么的,我也都看过,但是你们真的知道什么叫失语症吗?


 


他的失语症,剥夺了他听懂别人话语的能力。也就是说,他的听力非常正常,他可以听见健康的人能听见的所有声音,但是他听不懂,所以常常会答非所问。他是多么要强倔强的一个人啊,当他知道自己已经无法与人正常对话之后,他干脆就不再说话了。


 


他可以写字读书,他可以握紧画笔。他在本应该在学校肆意欢闹的时候一个人坐在画室里,耐心的涂抹那些绚丽或压抑的颜色。而那时的我并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,因为我在海外求学,我与他相隔千里,所以我一无所知。


 


你们明白这种感受吗?当我回到他身边,发现他已经安静的像是连声带都不复存在一般,而他还会对我露出那种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、干净而柔软的笑容。


 


我的补救不早不晚,也算得上成功。因为我们在一起了,抛开那些压力、痛苦和微妙的血缘关系,我们在一起了。我们现在可以放肆的亲吻拥抱,因为我深爱他,而他对我的感情,也一样浓厚。


 


不知不觉竟然写了快两千字,作为一本书的序来说,可能有些长了。谁让我只是个唱歌的呢,让唱歌的来写这东西,也太吃力了。我这辈子,只会给他的书或画集作序,要不然的话……累死我算了。


 


这本书的名字是我起的,叫《杂音》。他因为生病,很多年耳朵里充斥着的都是各种各样的杂音,听得清,却听不懂。这本书凝结着他的许多情感,快乐与悲伤,幸福与痛苦。我希望,你可以认认真真的读下去。


 


不管你有没有猜出我的真实身份,总之已经到了揭开谜底的时候了,签名就在下面,自己看。


 


 


雷狮


靠着床头坐在床上用笔记本敲下这些没头没脑的文字,他正在我身边午睡,睡颜安静香甜

又是我,我又来丢脸了x

草稿风注意。

p1p2雷卡p3p4凯柠p5是卡。

p1是万圣节的时候画的,本来是想画残总的幽灵卡后续,但画得太丑不敢说是后续……就不打扰残总了x

p2是按漫画54话氛围画的,雷总超凶.jpg

p3是凯柠身份互换!圣女凯和魔女柠,性格设定按旧设来,旧设那种针锋相对的感觉特别喜欢!

p4一句话凯柠,战损凯注意。

p5是个急匆匆赶去上课的小皇子卡,想看卡小时候很幸福很普通的生活在皇宫里。

先注意!全程草稿画风!

p1p2是Vr.viking太太的雷卡《杂音》同人图!

一想到卡卡都已经说不了话了还对雷总露出那么干净而柔软的笑容……嘤嘤嘤我暴哭(இωஇ )!就忍不住画了!

p3雷卡,微安卡。是服务生卡!

p4是游戏《四目神》世界观!

“不需要的孩子会被四目神带走哦。”

神社人员卡卡安哥埃米艾比!男子高中生雷总……懒得画啦(揍)!

游戏超好玩的啦强力安利!

p5是一个向卡卡伸手的帅气雷总

p6是卡卡,……嘘。

我……我来丢人现眼了。

赶死赶活还是没赶上9.5。

画前信心满满,画完后觉得我这画或许可以用来烤火。

所以请各位看官凑合着看吧。(土下座)

最后,祝卡卡9.5生日快乐!!(比心❤)

ps:滤镜拯救世界。

【局路】白洋(END 1)

*嗯大家好还是我——淮南  XD

*我就爬上来问一下LOFTER上战局路的人多嘛qwq

*有知道的小伙伴请回一下我qwq啊里卡多

结局一

“轰轰——”

车子重新启动的声音,惊醒了局长。他慌忙坐起,看到狮子白鼠还坐在车里,稍稍安心了些。

但是,接下来的一瞬间,让他脊背发凉。

“白鼠……路人呢?”

坐在副驾驶的白鼠沉默不语,仿佛没有听到他讲话。

“狮子……?”

狮子依旧平稳的驾驶车辆,一声不吭。

他慌了,急忙去掰车门,但貌似狮子上了锁,打不开。

这时他才注意到视野边缘的那栋白色建筑。

我都睡了那么久,怎么还能看到它?

等等……?!

下一秒他惊慌起来,因为他在那原本洁白的阳台上,看到了熟悉的身影。

明明隔得那么远,却像是站在他面前一样。

路人浑身是血地站在阳台上,身体刮了几道大口子,几片玻璃刺进他的身体里,让他看起来像个破破烂烂的洋娃娃。双手无力地捂着伤口,腿支撑不住身体一般不断打颤。血从他的身体里流到地上,铺满了阳台。一条血线从阳台边缘流下。

“滴答滴答”,血滴落的声音回响着。

局长第一次恨他视力5.3,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。他疯了一样扑到驾驶座,想要抢过方向盘掉头回去。谁知道狮子的手像是从方向盘里长出来的一样,不动分毫。

“停车!!停车!!狮子快停车!!!”他大力摇晃狮子,眼中倒映出狮子面无表情的脸庞。

“……”

路人!他猛的回头,看到路人努力地睁开眼,看着他,冲他微微勾起嘴角,橙色的头发毫无生气的软趴在头上,血红的眼中满是莹莹笑意。

都什么时候了还……!他心急如焚,拼命捶打车窗。

“……”

什么,你说什么?!

“……”

不要!A路人你给我回来!

“……”

不!我不准你走!

“……”

别留我一个人……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直到白色别墅缓缓退出视野,他才终于嘶吼出声: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

车窗外是如血残阳。

局长,记得多喝热水。

局长,记得天冷了加衣服。

局长,记得别再赖床了,晚睡晚起不好。

局长,记得别戴太多耳机,你耳朵已经和老头子的耳朵一样了。

局长,记得,A路人喜欢你。

局长……

记得活下去。


即使我不在了。


[医院]


局长醒来的时候,第一眼看到的不是路人,而是小日记。

“……”他无力地张张嘴,想说的话却被呼吸器堵在喉咙。

小日记迷迷糊糊地醒来,看到他睁开眼激动的扑上来。

“局长醒了……!柠檬!快去叫医生!”小日记喜极而泣:“局长,你终于醒了……”

[路人呢?]

他费力的在小日记手上划下这几个字,看到的是小日记由恐慌转为悲痛的神情。

不会的……不会的……

他转头,用眼神询问一脸沉痛的kb。

可是,kb扭过头不去看他,好像在努力克制着什么。

哦漏站在kb身边,眼眶红红的,死死拽着kb的手。

“局长!路人他……路人他……!”小日记顾不上局长还是个伤患,更用力的抱紧他发泄心中的悲伤,撕心裂肺的哭声让他心惊胆战。

[怎么……?]

“路人他……”kb颤抖着蠕动嘴唇,摇摇欲坠的身子像是一击就倒。


“路人他……去世了。”



得到局长醒来的消息的狮子和白鼠,正在参加路人的葬礼。

“伯母,抱歉。局长醒了我们要去看一下他。”狮子牵着白鼠一脸着急的对路母说。他知道局长一定接受不了路人去世的事实,他需要他们。

“嗯,你们去吧。”路母点点头,红肿的眼睛与发黑的下眼皮更显憔悴。狮子得到许可后立即奔出墓园。

临走时,白鼠看了那块白色墓碑一眼。

白色真不适合你呢……

是吗,路人?



路母注视他们奔出墓园,转头对墓碑上自己的孩子疲惫的笑笑。

一定……是这孩子在保护医院里的朋友。

等狮子白鼠赶到医院时,看到的就是一个名叫局长的,没有灵魂的躯壳。

“局长……?”狮子弯下腰,小声的喊着。

没有反应。

“我来吧。”白鼠意示狮子退下,坐到局长床边。

如果是路人,路人会怎么做呢……?

“局长,人死不能复生,你要快点接受这一现实。”

“是路人在最后关头扑到你身上为你挡下所有伤害,不然你现在不会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。”

“路人最在意的就是你,你过得不好他会担心。”

“路人最后一定和你说过吧。”

“他希望你活下去。”

局长无声的落下一滴泪。




[一年后]

最近街坊邻居都在议论一个叫痒局长的男人。

年轻,积极,温柔,有上进心,负责任,有一栋带花园的白色洋房,长得帅,还很爱笑。

这就是一个高富帅。

但是,奇怪的只有一点。

他身边从来没有爱人,甚至是恋人都没有。

至多只有几个朋友,朋友来了他会拿出啤酒招待他们,带他们去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玩耍。

媒人已经快踏破他家门槛,但不论是怎样的姑娘他一律谢绝,和别人说自己已经有了爱人。

大妈们开始猜测他的爱人,说他是个痴情好男儿,再顺便指责这位伴侣的残忍。

怎么会舍得让这样一个好男人独自住在外面呢?

怎么会舍得离开他呢?

但局长的爱人并没有抛弃他啊。有人这样说。我看到过一个橙色头发红色眼眸的人走进那栋房子,在花园里浇花的局长一下子冲上去抱住了那个人。

真的呀真的呀?大妈们团团围上那人,八卦之魂熊熊燃烧。

她们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局长,自然也没有注意到他上扬的嘴角。

他转身,上楼,看到门口一个等得焦急的人儿,嘴里不断念着“艹拟爸爸怎么还不回来”

看到他上楼后更是直接骂出来:“你个傻逼,动作那么慢。再不回来就没有时间煮饭了。”

“嗯,好。”局长开了门,看到那人身子完全进到屋里才把门关上。然后独自一人走进厨房,打开食材,开始煮晚餐。

晚餐煮好了,搬上餐桌,橙色头发的少年低头扒饭嘴里还念念有词“局长你做菜越来越好吃了”

“嗯,慢点吃。”他宠溺的看着餐桌对面摆放整齐的碗筷,温柔地笑出声来。


END 1

*嗯……那个,写文的小伙伴可以告诉我你们是怎么排版的嘛?qwq排版我纠结了好久……

*噫,目前来说这个结局是我最满意的,结局二还没有修改好,改好了就会放出来

*第三次发文,也请各位大大们指教了[鞠躬]

【局路】白洋


*大家好我是淮南w

*文章标题和内容并没有什么联系……

*ooc什么的请不要在意……qwq

*第二次发文请多多指教[鞠躬]



“局长……”

嗯……谁?

“局长……!”

到底是谁……

“痒傻逼起床了!”感觉到从床上跌落到羊毛地毯时后脑勺传来的钝痛,痒局长终于恋恋不舍地睁开了眼睛。

晨光……好刺眼。正在那么想着,一个人站到落地窗前,好像挡住了让他想落泪的光。

“起床了痒傻逼,狮子白鼠已经在楼下吃早餐了。”意识到路人用火红的眸子注视自己,局长终于清醒了些。

“……路人?”他早已熟悉这样的场景,一把扯住路人的手往下一拉,在听到对方惊呼时安心的闭上眼睛,搂紧怀里的人后又开始睡回笼觉。

也许……这不叫回笼觉吧。

管他呢。




“白鼠狮子对不起啊我跟你们讲局长这种人哦懒得要死……”路人牵着还在打哈欠的局长的手,慢慢走下楼梯,怕局长一个迷糊踏空滚下楼梯。

“啊哈……”局长顺着路人的目光往下看,装作没注意到白鼠那“闪瞎眼”的表情,以及狮子扔燃烧弹的手势。

刚刚坐好,局长就发现自己那一份早餐不知道飞哪了,转头问路人:“路人,我的早餐呢?”

“不知道啊,我上去叫你的时候还在的。”路人一脸奇怪。

“被我吃了。”狮子咬牙切齿地说:“你们上去那么久,我还以为你们打了一炮呢。”

“我靠狮子你这个贱狗!”听到自己早餐被抢了的局长表示很愤怒。

“噫狮子你这种人好污,”路人无奈的瞪了局长一眼:“怒什么怒,还不是因为你赖床,你不赖床狮子能吃你的早餐吗?”

“唉路人你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我早餐分你一半。”路人眼疾手快的把一块三明治塞到局长嘴巴里:“我不跟你争。”

“呜呜……”局长艰难地咽下那一大口三明治,把剩下的递给路人,路人毫无顾忌地吃掉了还沾着局长口水的三明治。

“……”狮子默默抱住白鼠,表示他很受伤。

白鼠无奈的笑了笑,手轻轻拍拍狮子的背以示安慰,狮子趁机钻进白鼠怀里揩油。





“局长你还在发什么呆,走了。”路人把行李塞到后备箱,招呼局长。局长却没有回应他,转头盯着那栋他们刚出来的房子。

白色的围栏,白色的屋顶,白色的墙壁,里面是白色的窗帘,白色的家具。

甚至,他觉得照进屋里的阳光都是白色的。

“局长,局长?”路人担忧地伸手到他眼前晃晃。局长猛的回过神来,看到路人火红的眼眸才觉得那快被白色刺瞎的双眼好受些。便好心情的抱住路人,下巴蹭了蹭路人橙色的发旋。

路人的脸噌一下红了,从他身上传来的体温让局长知道路人还活着。

“痒傻逼你今早干嘛啦动不动就搂搂抱抱的,真是有伤风化……”路人嘴上一边嫌弃局长的拥抱一边往局长怀里蹭,教科书一般的傲娇。

“嗯,是是,有伤风化……”局长第一次没有和路人吵起来,反而把路人抱得更紧。

但是抱得越紧就越不安。

“唉后面那两个还走不走了啊?!”狮子顶着一张暴漫脸把头伸出车窗外,向那边腻腻歪歪的两个人怒吼,还让不让活了!今天人类组秀得比他们动物组还要疯狂!

“贱狗!”局长大骂狮子,迫不得已放开了路人,路人一获得自由如获大赦一般飞快的逃到车上,关门速度再快局长也看到了他红透的耳朵。

坐上车,局长决定不再回头看那栋白色的建筑。







开车去哪?

目的地。

怎么开了那么久?

比较远。

那……

哎呀痒傻逼你好烦啊不是你叫我们去自驾游的吗?!

“是吗……?”他完全没有印象。

难道不是吗?!艹拟爸爸。

明明被骂了,今天他却不想和路人撕逼。

一股莫名的悲哀从心底渗出。

悲哀得要死,抓紧这最后的时间贪婪的把那人的身影刻在心里。

嗯?局长你怎么了一直盯着我看?

“没事,我没事……”局长皱眉微笑,空洞的眼神把路人吓得不轻。

路人担忧地看着他,询问是不是难受要不要睡一下。

是啊,他看着他呢……局长终于定下心来,枕着路人的大腿昏昏睡去。

TBC



不好意思又来烦大家了……qwq

这是淮南第二次发文,所以有什么不足请指出来,我会努力去改qwq

and路人的英语补习群没进得去!我不就是关了会微博刷了一下空间嘛?!

QAQ求安慰!